翁诗杰:独行侠的文艺政治路
时间:2018-07-25来源:点击:1559
  

 孤臣可弃   绝不折节

他的仕途堪称险境连连,屡因口出诤言而不见容于权贵,故得“政坛独行侠”的称号。然而他连续六次在大选中屹立不倒,却足见他的民意基础之雄浑,这不是任何独行者所能创出的奇迹。在马国以马来统治菁英为主导的官场里,他以一个中国移民的第二代,一步一脚印,只凭自己的毅力、努力和实力,兀自登上了国家议政的殿堂,最后位极人臣,可他始终坚持特立独行,既不随波逐流,也不阿谀献媚,敢言别人所不敢言,乃执政党建制派里的一个异数。

在马来西亚华人政坛,同时活跃于政治和文坛的政治人物并不多,精通多语(中、英、马来文暨粵、琼、闽、客等华人方言),且又挥洒自如、辩才无碍的,更是凤毛麟角。翁诗杰正是其中一位。他虽是理工科出身,却又偏好于文史,青少年时代即已在当地华文文坛崭露头角,以短篇小说、杂文、电视剧本创作等见称。

 

 

  不忘初心闯政海

1986年时年30岁的翁诗杰毅然舍弃他在工程界的高薪优差,投身高危风险的全职政治工作,成为联邦部长的政治秘书。其时,马国政海风急浪高,他的部长上司正处于风口浪尖,他的差事自然也朝不保夕,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只为了要圆他多年来的一个梦---一个他无从以笔杆子,或工程知识来实现的梦想,那就是扭转千千万万跟他同样出身的弱势社群命运。

他自承自己酷爱文学创作,少年时代原以为笔杆子能鞭劄时弊,待发现社会上“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畸形现象,并不会因为备受针砭而消失时,他把希望转注于他的工程专业。改善民生顿时成为了他当时选读理工的原动力。及后,当他感悟到再好的理工专业知识,仍得受到政治左右时,他毅然投身政治。从最初草根工作的参与,而至后来党政的最高领导,前后凡22年,他选择的政治风格是贴近民生的,也是公义取向的。从日常在坊间的纾解民团、聆听民声,而至议会立法、内阁决策,他从不马虎。他对处理公务“求好”的执着,及对官场“讨好”的鄙夷,一方面固然赢得民众的爱戴,可另一方面却也招惹了权贵。

翁诗杰在任期间,以身体力行推动廉政见称。他不但公开自己的议员公帑拨款流向,也主张肃贪反腐须由自己的机关单位开始。2003年,时任马华党青年团一把手的他,因揭发党内“黑金政治” (黑帮势力的入侵结合贿赂政治的滋长 )的存在,而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令到他几乎因而被开革党籍。三年后,他又因为揭发官立小学的维修公帑备受盘剥的潜规则,而受到涉案同僚的围攻,但此案却也为日后维修拨款发放机制的修订,埋下了伏笔。

少数的批评者容或以为他志在哗众取宠,可当他在个人政途达致颠峰之际,仍然坚持要徹查自己麾下的前朝弊案,却肯定不是任何哗众取宠者所愿为。面对前朝开发项目留下的虚支冒领疑弊,翁诗杰选择不迴避、不敷衍。然而,他对徹查严办的坚持,非但令自己陷入了四面楚歌的险境,同时也因捅了官场的马蜂窝,而间接导致自己的下野。对此,他始终无怨无悔,因为他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然而,即便是下野多年后的今天,早已融入民间隐于市井的他,仍不时是一些民众在“蓦然惊艳”之余,竞相与之合照的对象。他的建树早已深植民心:从当年他年轻的身影,闯南走北为劳动界推动“在职技术认证”,而至连年须为优秀生受拒于国立大学的个案翻案,到今天他以布衣之身仍孜孜为施医赠药而募款奔波,仅仅只凸显出他从政的不忘初心。

文采飞扬的从政者

翁诗杰年少丧父,家境困顿令他几近辍学。寡母陈氏来自海南乡下,虽是一介村野农妇,却在家道中落之际,毅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这是少年翁诗杰的人生转折点。他可没想到这段年少艰辛的日子,既锤炼了他坚强的意志,也丰富了他对草根民困的体会。他刻苦向学,谨记母亲那唠叨式的叮咛:“穷人家要翻身就得要读书上进”。这对他日后人生观的影响是至深且钜的。

他坦言其时自己确是立志要以文学创作来改变社会。中国五四运动时期的作品是引领他走进文学殿堂的启蒙老师。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老舍的【骆驼祥子】、冰心的【寄小读者】,乃至曹禺的剧作和鲁迅的杂文集,在翁诗杰的成长岁月,鼓舞着他对中文写作的探索和坚持。

在他的记忆中,从古典章回小说、武侠小说到生平所接触的首部西洋翻译小说【爱的教育】,无一不是从别人的旧书堆里捡拾回来的。真正能够让翁诗杰满足翻阅新书乐趣的,倒是那一套以学校颁赠的书券奖换取得来的巴金的【激流三部曲】。

但最初真正激发他內心创作欲的,反倒是儿时着迷的方言说书。他喜欢听故事,也一直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他从短篇小说着手,创作始于16岁,以笔名“方野”发表的处女作【夜宴】,刊于70年代香港的文艺月刊【当代文艺】(现已停刊)。

他的写作题材大多来自生活的体验和观察,【夜宴】一文即是活生生的写照。全职参政后,他的写作体裁渐由短篇小说和电视剧本转向杂文和时评。上世纪的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乃他的创作高峰期,也是他参加征文比赛得奖的丰收期。迄今为止,已结集出版的作品如下:

 

【赤道上的冬天】(七、八十年代短篇小说集)、

【射鵰人语】(七、八十年代杂文集)

【浓雾中的航程】(八、九十年代时评集)、

【扬起政海良知的风帆】(九十年代时评集)、

【打造新政治文化】(九十年代政论集)、

【诗情杰语】(廿一世纪初叶小品文)。

溢于言表的中华情缘

翁诗杰担任公职多年,先后接见与拜会的各国政要领导凡多,其中包括多位中国党政领导,如: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总书记(2009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乔石 (1993年)、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贾庆林 (2009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程思远(1993年)、王光英 (1993年)、秦基伟将军(1993年)、黄汉赋(1995年)、倪志福 (1996年)、时任统战部部长的王兆国(1993年)及汪辜会谈的主角汪道涵等。

2009年他甫当选为马华公会总会长(党魁),出访的首站正是中国。是年,他带动该党正式跟中共缔结党际友好关系。其实打从他在马来西亚政坛崭露头角伊始,他就意识到中马两国关系的重要性,并为这种关系的良好发展不遗余力。可以说,翁诗杰是中马关系的重要见证人。有着浓厚中华民族情结的翁诗杰坦言,海峡两岸及海外华人社会血脉相连,拥有共同的文化及情感纽带。他不忘自己亡父的遗言,务须要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做点事,并希望自己有生之年有机会看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09年是中国和马来西亚建交35周年,6月2日至6月6日,马来西亚新任总理达图・斯里・纳吉布・敦・拉扎克受中国总理温家宝的邀请,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陪同纳吉总理一起访华的就是翁诗杰。

时任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在中国和马来西亚的交通事业方面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在访华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对双方在交通方面的合作如数家珍。其时,海口至吉隆坡直航航线的开通,已全面启动了中、马两国在民航旅运方面的全面合作。马来西亚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也随即先后开通了吉隆坡直飞广州、澳门、天津、海口、杭州等中国城市的直航航线,翁诗杰正是幕后主要的推手。

在海运方面,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进程的加快,近年来中国各港口都积极扩大和马来西亚的合作。中国两大海运商之一的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将其南亚转运中心从新加坡转移至马来西亚的巴生港,翁诗杰认为这即是中方支持马来西亚海运发展的具体明证。

与此同时,在铁路建设上,翁诗杰也投桃报李,以实际行动体现了对中国电力动车技术的信心。其时他独排众议,引进了第一批中国南车生产的电力动车,为马国铁路服务迈向全面电气化跨出了一大步。

总结多次访华的见闻观察,翁诗杰感言:“作为炎黄子孙,我很高兴看到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功。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圆满举行,震动了全世界,让世人见识到当今中国的国力;四川地震虽是天灾,可它也考验了中华民族的韧性。有道是“一方受灾,八方支援”,在那关健的时间点,海内外华人,包括马来西亚华人,二话不说筹款赈灾、捐赠物资、派遣义工,全面支援,充分发挥了中华民族四海一家的精神。中国的和平崛起让广大的海外华人看到了希望---一个摆脱屈辱、迈向复兴的民族希望。”

 

 

结语

翁诗杰不仅是马来西亚政坛的一颗明星,他也是全世界华人圈中的知名人物,同时还是一位驰名华文文坛的作家。这位同时活跃于政坛和文坛的菁英人物,不仅获得了马来西亚各族人民的充分肯定,也获得了世界华人联合总会的高度评价,他为马来西亚华人和中、马关系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翁诗杰的人生无疑是对这句话作了最好的诠释。他的成就令人仰慕,可又有多少人能够承受他所曾经历过的艰难困苦?毕竟,他是以坚韧不拔的意志,在重重的逆境中,走出了一代英杰的多彩人生。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通汇路18号
联系电话:+86-10-53661152 +86-10-53368058
联系邮箱:hrkm8258@163.com
Copyright © 2017 同根同梦活动组委会 京ICP备15007563号-4 网站建设博乐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