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名家点评孔维克水墨作品
时间:2018-08-01来源:同根同梦点击:1689
 

1956年生于山东省汶上县。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国民革中央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副主委、世界孔子后裔联谊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文化大使。中国美协理事、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北京大学文化艺术研究所名誉所长、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山东省中国画学会会长、山东省画院联盟主席、山东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二级岗)。  

他擅长中国人物画的创作和研究,工笔写意皆能。其作品在国际大赛和全国美展中分别获金奖、铜奖、优秀奖、荣誉奖。他特别注重将传统文化的底蕴融入其中国画创作中,并探索笔墨语言的现代转型。孔维克长期进行着以现代审美的视角将书法、构成与传统笔墨相对接的研习,推出了大量有着强烈个性化印记的古典人物画作品 。代表作有《杏坛讲学》《孔子周游列国图》《心学宗师王阳明》《孔子与四配》《孔子诞生的传说》等。

 近年来结合中国近现代历史宏大主题的创作,致力于对写实人物画的研究及当代的学术推进,创作了一批扛鼎之作,为当代画坛所瞩目。代表作有:《公车上书》《孙中山先生在青岛》《王尽美与邓恩铭》《抗战老兵》《国学大家张伯驹》。

作品及传略被收入各类画册和辞书。代表作数幅入载上世纪80年代启动历时十年的国家美术出版工程《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画卷、壁画卷、插图卷。出版有孔维克画集、文集、书法集、写生集等50余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并举办作品研讨会暨作品集首发式;文集《砚耕堂随笔》获山东省第三届刘勰文艺理论奖;被推举为“当代优秀中国画家”之一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大型晋京调展。

   孔维克为“中国画坛百位杰出画家”之一;是全国为数不多、山东唯一的两度签约“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实力派画家;多次获“中国十大公益艺术家”、“人民艺术家年度人物”等称号;曾获“山东省红十字勋章”、“山东省拥警爱警之星”称号。

扇面画欣赏


  杨之光(广州美院教授,著名人物画家)前段与山东来的一位朋友谈到全国画家的书法修养问题,想策划一个这方面的展览,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孔维克。他在书法、古典文化、文学等方面的学养使他的画不仅从气息和意境上看充溢着浓浓的高古典雅之气,在技法上亦可以看到他在线条的驾驭和笔墨的建构上有着深厚的功力,我们从他早期的《乡会图卷》到近期的五米多宽的大型白描《孔子与弟子七十二贤图》均可看到这一点。孔维克从传统和现代的交接处走出来,他除有着深厚的文化准备、踏实的传统蒙养外,同时对现代意识有着敏锐的感觉。他的作品让我们看起来比较“新”,在形式美感上与现代人的审美趣味很自然地“链接”在一起,很容易产生共鸣,如他的代表作《公车上书》、《杏坛讲学》及一系列小品画等都体现了这些因素。可以说他完成了传统笔墨符号系统向现代视觉图式的自然转换,并且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及语言结构体系,这个很难能可贵的。中国传统艺术在美学追求上强调平面意识,有一定的装饰成份,西方现代绘画也非常注重形式美感。我们如果仔细分析一下他的艺术语汇,就会发现他的切入点很有意思,他强化了古人笔墨语言中的形式因素,将其与西方现代构成的形式美学系统巧妙地衔接,使之产生了一种洋溢着高古气息和现代意蕴的大美化境。无论从文化自信的角度还是从笔墨语言的构建角度来讲,孔维克的人物画都使我们看到,他走出了一条极具探索价值的艺术之路,他以东方文化特有的博大情怀和细腻清雅的古韵,为我们营造了一方有着独特审美体验的艺术天地,显然,这对当代中国画的多向探索也有着一定的启示意义。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33.jpg

炊烟已近(扇面)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37.jpg

雁南飞(扇面)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40.jpg

艳阳天(扇面)

   刘文西(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中国画画中国走进江苏》大型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孔维克展出了来自江苏采风的4幅作品,我们惊奇地发现他作品的面貌变了,用现场参观时刘曦林的一句话说就是我们看到了另一个面貌的孔维克,他从未画过山水画,但却在这次展览中拿出了四张大幅的山水画:《阅江楼远眺》、《扬州个园》、《乾隆的鱼台》、《二泉映月》,画面很完整且很有新意,恰当的表现了蔼蔼氤氲、淡淡墨韵,树丛摇曳、竹影婆娑的意境,我们熟悉的江南水乡气息,扑面而来。这种变化,不能不说与他的速写提炼及因速写而产生的对生活和艺术的敏锐的感悟有关系。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善于在生活中提炼艺术、在艺术中融入生活的人,是勇于探索、勇于创新的艺术词汇的人,是不断提供新的视觉图式而又不断打破共知的视觉经验的人。从孔维克的艺术探索中,我们能欣喜地看到这些尝试,愿他在这条充满艰辛和快乐的艺术道路上能够走稳、走好。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44.jpg

霸王别姬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47.jpg

花木兰

 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世界美术》主编)孔维克是一个非常有才华、非常有进取精神的当代画家。这几年我从多种媒体中看过他的一些作品。早期在孔维克的画中西方的造型观念挺多的,从这几年的画中可以看出他越来越多地吸收了传统中非常优秀的东西,这种趋势使他的作品产生了明显的变化,使他的画面貌一新,但却又不同于地地道道的传统文人画,也不同于中西融合型的新中国画。原来我隐约地听说过他是孔子的后裔,由于历史原因,以前大家都不愿提这些。现在看来他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很自觉地吸收着中国传统的东西,使他的发展潜力很大,而且这个趋势非常之好。我觉得现在走这条路的画家已不止他一个人,而是有相当一部分画家都自觉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就中国画的的发展来说这是非常可喜的。孔维克是很冷静的,我们从他的画面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有匠心,所以他的文人情趣和现代情怀两者结合得比较好。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51.jpg

中国寓言故事——拔苗助长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53.jpg


中国寓言故事——负荆请罪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657.jpg

中国寓言故事——盲人摸象

  周韶华(湖北省文联名誉主席、湖北省美协名誉主席、中国美协理事):80年代中叶,新潮美术曾席卷一代青年人。其时,有些青年人过于冲动而失去控制。在热浪过后,又掉头回归老路。进一步,退两步。文章千古事,风雨百年心。欲成大器,谈何容易,似乎又在经历着解体与重建的循环。人们正从误区、怪圈中挣脱出来,开始新的选择和掘进,酝酿着新的嬗变。我是齐鲁大地的儿子,自然很关心山东文化观念的伟大变迁,孔维克就是其中一位自主化选择并主体意识很强的画家,在表意中追求形态结构的自立,时而倾向于超验的重组与变异,时而倾向于生活情感化的浪漫,时而象征取向占上风,时而叙事倾向占上风,但都具有清新活泼的风采。从造型艺术本体意义上看,我认为他是抓住了牛耳。孔维克敏锐地感受到时运的变化而带来的观念及笔墨形态的变化。他力图站在博纳古今中外的全方位上寻求他艺术的支撑点,并进行了一系列视觉图式的试验。一个当代画家的成熟,主要应看他在我们这个重大转折时期创造了什么新图式,亦即他在图象独立、语言独立方面贡献了什么新东西。孔维克任重道远,前程无量,我们期待着他来日的辉煌。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700.jpg

孔子闻韶-(扇面)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703.jpg

河边青青草(扇面)

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孔维克是现代中国一位成就卓著的画家,他的作品体现着在现代时空里对艺术的认识和思考,他的思维也时常表现出与孔子美学思想的契合。维克毕竟是现代人,在他的灵魂里嵌着先祖留下的那些闪光的宝石,但呈现出更多的是一种现代青年的进取精神,或者说,他更倾向于以富有现代感的构成去吞吐传统的笔墨,以富于现代感的形式去追求自孔子以来所向往的人和的价值和理想的彼岸。《公车上书》的大结构,《聊斋》组画的语言变异,《故乡小调》中墨线与色块的穿插意味,都是试图以新的视觉观念在征服现代观众的试验,都是以现代意识达到孔子关于尽美尽善境界的努力。他真诚地崇敬他的先祖,他更真诚地在游于艺中塑造着自我,这恐怕也正是重视个体人格的孔子所希望的。孔子认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又以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过犹不及为原则,我以为都没有错,是孔子统一对立事物的愿望,是孔子对于的把握,如同并非贬意的中庸一样是完善的境界。我不干预维克今后如何对待这些对立统一,我只是觉得像潘天寿那样有造险的愿望,才有破险的本领;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里,可贵的是始终保持直面人生的参与意识;在追求艺术的和谐时,不要磨去自己敢于前突的锐锋,去创造一个现代的中国不同于孔子时代的新的美学境界,才是对孔子美学思想的真正的弘扬。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707.jpg

中国寓言故事——郑人买履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710.jpg

中国寓言故事——守株待兔

微信图片_20180817110713.jpg

中国寓言故事——刻舟求剑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通汇路18号
联系电话:+86-10-53661152 +86-10-53368058
联系邮箱:hrkm8258@163.com
Copyright © 2017 同根同梦活动组委会 京ICP备15007563号-4 网站建设博乐虎